当前位置: 主页 > M宅生活 >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 >
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
2020-06-30 07:22 357浏览


萧言中漫画家(图片由萧言中提供)

他擅长以独创的「萧氏幽默」刻划笔下人物,着名的作品如《笨贼一箩筐》、《疯狂日记》、《童话短路》等,无一不令人莞尔、会心一笑。

在跨越个人创作30年的重要时刻,他进一步将漫画提升到艺术层次,以指成画、一勾一笔,只要30秒就能描绘出人物或动物的气韵,笔触温馨饱满,线条细腻洗炼,有人如此形容:「如果你笑,你看到的是他的幽默。如果你忍住不笑,你看到的是他的艺术。」

他就是被誉为神级漫画大师的萧言中。
不爱念书的孩子玩出创新与竞争力

萧言中1965年出生于南投中兴新村,上有一个很会念书的哥哥,下有一个成绩很好的妹妹,唯独他不爱念书,只喜欢画画,幸好父母亲也不逼他,他也乐得整天捧着从驻台美军处流出的漫威、DC系列漫画,和台湾本土漫画家牛哥、刘兴钦、叶宏甲的作品练功。

萧言中的父亲是省府的公务员,母亲帮人做美髮,家境不算优渥,父母亲习惯以成绩作为发放零用钱的标準。从来没能考过前三名的萧言中,也就注定没有零用钱可拿,「所以我非常习惯『没有』这件事情,而且因此训练出从『没有』当中找到『有』的能力。」萧言中从小就懂得发挥观察力与创意DIY自己想要的东西,邻居小朋友放风筝,他就在一旁盯着风筝看。「直到看懂看透后,就到厨房偷菜刀,跑去山里砍竹子。」这样自製出来的萧氏风筝,最初根本飞不起来,,但萧言中没那幺轻言放弃,不断实验修改的结果,萧氏风筝最后成为孩子圈中的风筝之王。

「小时候我还会带布料去学校缝,同学还以为我是娘娘腔。」萧言中笑说,因为想玩布袋戏,他就去舅舅的木头工厂捡角料,用母亲裁缝剩下的料片缝製衣裳,成品让周遭同学惊豔不已。举凡灯笼、大富翁、恐龙棋、鹹蛋超人等各种玩具也难不倒他,在巧手之下逐一幻化成型。

在「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」的时代,中兴新村的家长当然不希望自家孩子跟萧言中一起玩,但小小年纪的他有个让同伴无法抗拒的法宝─搞笑漫画,这是萧言中以课堂趣事为素材一笔一画勾勒出来的,每每在班上引起疯狂传阅,他还会利用下课十分钟编导搞笑短剧,同学们看得捧腹大笑,有时甚至连厕所都忘了去「一直都没怀疑过,我之所以被放到这个世界上,是来画画的」,萧言中的创作,就是他的生存之道。
眼界开了,创作的极限被放大

国中毕业,成绩很烂的萧言中原本要被父亲送去读军校,幸好担任建筑师的姨丈及时驰援,陪他到台北报考以美工设计闻名的复兴商工,这次,萧言中没有考砸,如愿考上被他视为天堂的美工科。

没想到,从小画遍中兴新村无敌手的萧言中,,竟然在第一堂素描课就栽了一个大跟斗,成绩在六十名学生中垫底,被他视为毕生从未受过的奇耻大辱,但也刺激他发愤图强,三堂课过后,就拿下第一名宝座。萧言中至今依然牢记当年老师的教诲,「若对自己的作品满意超过三天,代表你已经退步,所以我到现在仍一直不停地自我鞭策。」

在群山环绕中成长的南投孩子,初入繁华的台北如同走进大观园,萧言中瞬间大开眼界。他爱上默剧,看遍各类表演与影展,还走访旧书摊蒐集各种戏剧理论书籍与教材。「在台北求学的时光,让我充满了丰沛能量与冒险精神。若当时被送到中正预校,日后人生一定截然不同。」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1985年萧言中正式出道,出版第一本漫画作品《童话短路》(图片由萧言中提供)

漫画让人生从谷底翻身

萧言中认为,一个男人年满18岁就不该再向家里要钱,所以复兴商工毕业后,他开始四处寻找工作机会,过程中吃了不少闷亏,也见识到人心的另外一面。原来,想法单纯的萧言中面试的时候,都是完全不设防的将自己的设计作品展示给对方,但很多人会要求他把作品留下来,然后就再也没连络,过不久,萧言中画的图就被盗用在商品上,出现在大街小巷。

一天到晚伏案绘图却得不到回报,最惨的时候还得半夜去资源回收换取微薄收入,一个星期只能吃半条白吐司果腹,这是萧言中人生最黯淡的一年。后来,他开始四处打听参加绘画比赛的机会,只挑有奖金的参加,成了名符其实的奖金猎人。

1984年中国时报举办「全国漫画大擂台」,成为他人生的转捩点。为了十万元奖金,萧言中不眠不休画了一天,投稿后顺利获得第四名,中国时报编辑也邀约在报纸开连载。当时一幅漫画稿费2000元,让萧言中一下从贫户跃升成小资。

从未有漫画业界经验的萧言中,突然被推上每周七天,每晚七点交稿的杀戮战场,要从何处寻觅源源不绝的题材?「我常在交稿的路上,头上要绑着手电筒,当计程车停红灯时,赶快涂颜色。」但即便如此,灵感对于他而言,总是信手拈来,他将童年唯一获准阅读的课外书─格林童话与世界童话,重新改编角色性格与颠覆结局,幽默诙谐的单格漫画《童话短路》系列因此诞生。透过密集连载的创意锻鍊,他也逐渐摸索出自己的创作之道,也奠定日后《旧情绵绵》、《动物畸谈》、《疯狂日记》、《笨贼一箩筐》等经典作品问世。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萧言中不只是漫画家,更跨足剧场,参与屏风表演班的《莎姆雷特》舞台剧,前左二为已故戏剧大师李国修,后右一为萧言中(图片由萧言中提供)。

斜槓青年先驱  一天当三天用

获奖隔年,萧言中因交稿巧遇已故剧场大师李国修,一聊之下发现彼此都有关注对方作品,结识后一拍即合,「刚认识李国修时,他正在演电视喜剧《消遣剧场》。他说我可以去探班,我就跑去摄影棚参观,也初次见识到电视拍摄,还捡了一堆剧本回家观摩。」

1985年李国修、李立群、赖声川製作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造成轰动,萧言中也常跟着表演工作坊团员一起肢体开发,结束后到李国修二哥家一起打电动。他回忆当时最精彩的激荡,往往是在闲聊时诞生。隔年李国修邀请萧言中一起成立毛豆表演班(后来改名屏风表演班),剧团的Logo也是由他操刀。1987年萧言中甚至还成立自己的糖果屋默剧团,但剧团经营入不敷出,在父亲反对下最终也收摊回归本业。

堪称是80年代的斜槓青年,萧言中最爆肝的纪录,除了有每日截稿的漫画连载,还同时肩负分别在国家音乐厅与戏剧厅上演的节目,并到电视台编导短剧。「我经常睡在电视台楼梯口,别人还以为我是搬道具的工人。」把一天当三天用,又要维持品质、扛票房压力,但萧言中却始终乐在其中。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萧言中与陈昇感情甚笃,甚至曾担任陈昇跨年演唱会的嘉宾(图片由萧言中提供)

除了漫画和戏剧领域,萧言中丰沛的创造力还跨入从小热爱的音乐领域,他填词曹兰的畅销名曲《白雪坏公主》,跟好友陈昇一起录製单曲《Last Oder》,并成为跨年演唱会的嘉宾。担任主持也是萧言中的斜槓身分之一,最为人熟知是担任「超级旅行家」外景主持人,让他达成从小环游世界的梦想。萧言中回想这一切,仍庆幸有当时的磨练,丰沛他日后的创作选择。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 《以爱之名》绘本封面

突破既往风格,一指画出灵动线条

80年代台湾本土漫画家,如郑问、敖幼祥、朱德庸、蔡志忠、萧言中等画风各有其魅力与特色。对照当年大师辈出,今日年轻一辈漫画家的风格,似乎不脱日本漫画风格。萧言中说技术可培养,但更重要是怀抱创作使命感,才能自我突破。

创作路上走过30年,萧言中仍不满足于既定画风,持续寻找新刺激与突破。他儿子的童年为主题出发,2015年出版《以爱之名》,从生活中反刍出洗鍊画风,并放弃多年惯用沾水笔,在平板电脑上,以毫不犹豫的线条表达爱意。「我原本很排斥电脑绘图,但发现用指腹在平板上作画,线条永远不会中断,克服沾水笔墨量的瓶颈。」萧言中说当他脑袋有想法时,手指可以不间断画上一分钟,一气呵成的感觉非常过瘾。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2015年萧言中《以爱之名》个展于台北101艺廊展出(图片由萧言中提供)

《以爱之名》也在台北101举办展览,萧言中刻意挑选国际人士往来的场域,就是要让其他国家创作者见识,他自创的指剑画派,已开创出独具特色的萧氏风格。萧言中以大侠般的豪气诉说:「日本三丽鸥社长也来参观,他长年看遍全世界作品,但我的创作仍让他吓一跳。」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萧言中漫画家与日本三丽鸥总社东山靖社长合照(图片由萧言中提供)

近期萧言中正在筹备世界巡迴展,题材也不侷限于动物,挑战更多幅人物作品。例如,印象禅武系列以简洁的线条,传递出达摩的刚劲与如来的安静。寥寥数笔,也让开怀大笑弥勒与疯癫不拘束济公跃然成形。在东方意象之外,萧言中也挑战西方语彙,在脑中孕育着玛莉莲梦露、麦克杰克森、卓别林等形体样貌,直至身心感应,他会放空脑袋,以指腹在平板电脑上游走,自然倾泻出最精炼形貌,「不到30秒完成的画,有时需要花3个月酝酿孵化。但只要参透什幺是多余的,自然就能达到一笔凝练的境界。」年过半百的萧言中,永远有用不完的创意等着他尽情挥洒。
--
大道至简 30秒勾勒30年人生,萧言中-一笔凝鍊的极简世界
台北文创基金会致力成为扶助新秀的文创平台。自2015年起,举办年度徵件活动──「天空创意节」,提供高额製作费100、50、30万元,更提供年轻工作者业师指导、展演空间与行销资源,协助年轻创意工作者展露头角。想要知道更多文创资讯,请追蹤 官网 和 粉丝页